全国不足500只,“百鸟之王”绿孔雀逼停云南玉溪最大水电项目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我们来看看胡克斯特拉大使这篇文章里都有哪些奇谈怪论:

当地时间4月2日中午,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谢斌等嘉宾连线海外华侨华人、留学人员,在线解答了海外华人抗疫问题。

她们在文章的最后写道:在紧急情况下学习是困难的,但COVID-19疫情中得到的一个教训已经很清楚了,当流行病学家警告说一种病原体具有大流行的潜力时,高举地方自由旗帜的时候就结束了。而国家在流行病应对方面的领导作用只有在基于证据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今后对‘COVID-19’的反应不仅要全国性的,而且要理性的。”中国驻荷兰大使馆4月4日消息,4月3日,荷媒《共同日报》刊登对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专访。胡在接受采访时公然污蔑中国,妄称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该大使观点毫无根据,逻辑更是极其可笑。我馆撰文予以严厉驳斥,全文如下: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

张文宏表示,首先这次病毒引起的发烧和普通流感引起的发烧没有大的区别,发烧是机体抵抗病毒的一种方法。如果温度很高的时候会很难受,可以用一些退烧剂,比如布洛芬、泰诺等。但是对于38.5摄氏度以下的发烧,张文宏不建议患者吃退烧药,他建议大家可以多喝热水、多出汗,或者物理降温,把冰块放在毛巾里敷敷自己,放在头颈两边物理降温效果是最好的,这样的发烧一般延续几天,如果挺过去就好了。

但胡克斯特拉大使不仅乐此不疲,而且似乎将此当成了自己的主业。今天他在《共同日报》上发表的访谈再次印证了这一点。这篇文章的标题是:《美国大使怒斥中国:在处理新冠病毒问题上不诚实》。

奉劝胡克斯特拉大使务点正业

张文宏建议留学生与海外华人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主动戴口罩,虽然不能强制当地人戴,但在人群聚集的环境里要尽量确保做到。张文宏强调:“这次新冠肺炎,谁谨慎谁可以过得好,不容易被感染;而你如果非常毛糙,风险极大。”张文宏还再三重复了“戴口罩、勤洗手、呆在家”这三件事,他表示只要认认真真做好这三件事,就会是安全的。有留学生对超市买回来的东西和购物袋是否需要喷撒消毒液提问,张文宏认为这么做没有意义,回来好好洗手比使用一切消毒用品都要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