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财长:第四轮经济刺激法案有望5年投入7600亿美元


到目前为止,所有想了解美国对新冠病毒应对的人都很清楚,在今年1月、2月甚至3月,美方都出现了大量的判断失误和不作为。面对如此大规模且瞬息万变的全球挑战,犯错不可避免,但联邦政府的应对措施与许多国家相比都处于下风。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尝试呈现过去几个月美国政府的重要官方行动,简要概述其应对危机的四个阶段,并突出展现了其中一些最重要、最明显的失败。

面对严峻形势,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28日曾表示,根据白宫疫情工作小组的建议,以及在与纽约州、新泽西州以及康涅狄格州州长协商后,他要求美国疾控中心(CDC)发布一份强有力的旅行建议,由州长与联邦政府协商后进行管理。特朗普还表示,没有必要进行隔离。

据报道,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之前,男孩的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也没有先天性疾病。起初,他刚出现症状的时候,因为没有医疗保险而被医院拒之门外,最终死在洛杉矶的一家医院内。死后,医生才知道他死于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败血性休克。

实际情况:然而在1月中旬,新冠病毒已明显蔓延到中国以外地区,泰国、日本和韩国等国也报告了病例。1月17日,美国疾控中心开始在美国3个机场对曾赴武汉旅行的乘客进行筛查,但那时病毒已经传播到中国以外的国家。美国在当时只有少数确诊病例。但几乎可以肯定,西雅图地区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社区传播。

实际情况:尽管检测最终在这一阶段得到扩展,美国的管理部门也坚称已经足够,但可用性仍然非常有限。

事发后,德罗斯立即联系了医院,说因为自己患有骨癌,所以非常恐慌,自己也在高危人群内。很快,她被告知他们没有资格接受检测,因为没有人出现症状,而且当时男孩的检测结果也没有出来。

实际情况:第二阶段最重要的是,任何有效的应对都将依赖于检测能力。截至2月初,世界卫生组织已向世界各地数十个实验室发送了成千上万的检测试剂。但在发现美国疾控中心试剂有缺陷的至少两周内,其他的替代检测方法要么被忽视,要么被现有的法规所阻碍。

美国疾控中心决定完全依赖美国国内研发的检测方法,2月初开发了检测试剂并分发给实验室。但大约一周后,其中一种试剂被证明有缺陷,这意味着大多数实验室无法继续使用疾控中心提供的试剂盒。

全美范围内,疫情“震中”的纽约州,该州州长科莫当地时间周日(29日)表示,纽约州在过去一天中新增确诊7195例,累计确诊达59513例。纽约市有关部门数据显示,该市累计确诊32308例,累计死亡678例。

尽管在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下发布的紧急使用授权是为了促进快速检测,但很快我们就发现,程序实际上大大阻碍了大规模有效检测:疾控中心向各州和地方官员保证,到2月底,检测能力是足够的。但是报道指出,当时进行的检测不到500次。由于没有进行大规模检测,公开的确诊病例数很低,这就为坚持现有的检测制度提供了理由。